ag真人游戏平台

当前位置: 首页> 爱情文章

口述:欲望来了,想挡也挡不住

   他就像一匹疲惫的老马,夜里工作,白天萎靡来自163nvren.com。长生喜欢一根细长的烟,点燃它,在吐出的烟雾里看见长长的寂寞,寂寞开出一朵白色的迷幻的花。任何方式阻止不了他松弛的神经,黑白颠倒的生活。会有大大小小的▔聚会,也会有形形色色的人让他经历。

点击查看图集

 &eↈmsp;每次穿梭于各种场合,长生喜欢静坐,看众人调▶侃,聊天,吃饭。爱情真的能改变一个人,男女之间也不是只有性爱……

  他喜欢看他们站起来又坐下去的乐此不疲,喜欢看他们喉结跳动,汗水¤与酒水混杂,黑色或白色的双筷∑游■走在餐桌的每一盘精致的菜品上,看他们大口抽吸香烟,相互劝酒间,夸张跳动的嘴唇与微微扬起的下颚。

  他们就像一群忙碌的蚂蚁,也像一个个奋战不止的士兵,生存于冰与Ⅶ◥火的狂热,又分离在黑夜,在独自行走的黑暗中昏沉的寻找回到港湾的路,因为家里还有等待着的精灵来源

  长生也喝醉过,不适与昏沉的感觉,让他想要呕吐,不断的冲Ⅸ向厕所,左眼的胀痛感夹杂着小腹的阵痛,全身像是一具行走艰难的空囊。

&emsↃp; 痛苦是不言而喻的,并且大脑皮层的疼痛伴随着回忆∵侵袭,连∪水都不想抬手去提,瘫软在床上的身躯像∴是一条抖动的蛇般难以找到合适的方式入睡,又或者,迷迷糊糊的睡着,半夜又会被异物想要突破口围倾泻而出的呕吐感惊醒。

  长生觉得自己或许是另一个平行空间误落入这个空间的生物,因为任何的不适都会显得自己格格不入,却又疲于↹奔波,让身体和内心极大的得不到解脱。

  但他又无法放弃,他有妻儿,即便已跟她没有了性生活,成了有名无实的夫妻,但也有无法卸去的重任,也有无法舍弃的梦想。

  梦想需۞۞要不停的前进,不停的像一只蚂蚁一样的搬运,也需要你活络的走位,为之付出的身体代价。

  你看,他才30岁,油腻的脸庞就是一层抹了防晒霜的皮具,松弛的下巴与额端条条的皱纹原文

&em◀sp; 长生致力于写作,风花雪月的故事在他笔尖是一个个鲜活的可以跳动的生命。

  但每一次的发表需要一场场应酬,一份份的礼品相赠,他还是太木讷,酒场上怎么能静坐,明明他请的客,却像是别人的盛典。

  不过他还是在圈内混的小有名气,不是因为他,而是因为飘雪。

  飘雪是长生的助理,她读过长生的文章,潇洒飘逸却伤感,没有喜剧,只有悲剧,当时读大学的她很气⿻@愤,觉得世间的爱情如此美好,怎么会有如此۩愤世嫉俗的人。

  飘雪出身教师家庭,一直方正做人,听从家里的安排,就连上大学后谈的唯一一次恋爱,那个文静的男孩子也是戴着一副眼镜,和她一样的读书,考研。

  他们的恋爱像中世纪一ǐ样保守,中国七八十年代一样羞涩EDB。他们拉手,轻吻,却从不越雷池,没有做爱过。他们更像普通的朋友,偶尔约会,不打扰各自的时间,也不打扰各自的生活,就连∪分手也是因为平平淡淡,飘雪回家当公务员,男孩则去了澳大利亚深造。

&ems〓p; 这不像爱情,飘雪是这样想的,更像相互慰藉々的灵魂的短暂依偎,┄┅劳燕分飞必然是最后的结果。

推荐阅读:口述:那晚我们赤裸裸的肉搏

  飘雪对长生的文章还是有些许的记忆的,她开始明白从前被自己鄙夷的男子是多么的睿智,任何一段恋情都显得太过于苍白,还不∑如一场短暂的邂逅,因ξ为知道长久的相伴是让人生∮荒废,倒不如好聚好散Φ。

  所以她渴望见到那个笔名为长生的男子,Ц她又开始读他所有◁的文章,也给他写信,作为一个文学博士,飘雪是十分自信自己的评价眼光的,她向长生提出写作▅▆建议,并希望他不要每一个故事都是悲剧的收场。

  长生收到署名飘雪的信,她的钢笔字绢秀,散发着淡淡的墨香来源163nvren.com。长生认真的读过信,也给飘雪回了一封。

&emsp℉; 长生说自己不会改变故事结局的悲剧,因为他觉得太美满的文章容易让人产生错觉,以⿳为这世间一直美好,但在ō长生的眼里,任何的美好短暂而易『逝,倒不如我们正对这У现实的残酷。

▧   飘雪觉得长生不可理喻,这样悲,的人,永远只能吸收那些悲观的读者,不管现实多么的残酷,⊿所以我们更应该给他〇们以慰藉才对。

  飘雪还是寄过几封信给长生,希望他回心转意,长生倒是封封必回,坚卐持己见。

  直到飘雪忍不住要和这个固执的男人当面⊕理±论,她没想到长生既然爽快的答应。

 &Θemsp;飘雪精心打扮出门,▌让她自己都吓了一跳☏,不知道自己抽的Ψ什么疯,见那么个固执的悲观者,竟然打扮了一上午1~6~3~n~v~r~e~n~℅c~o~m。

 &e▼msp;她不知道,她喜欢长生的Σ文字,所以她期待长生如他剑走偏锋的文字般脱俗,她的内心已被他的固执与♦文字所打动,她希望他能够对自己产生好感。

上一篇: 爱在深秋
下一篇: 女人不哭